拿到19年来最高顺位火箭重新腾飞已打下坚实基础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不到一年之前,拉斐尔·斯通成为火箭的新任总经理。而他很快就用几个大胆且果决的操作,让人们记住了他。

当时,刚刚上任不久的斯通,先是选择了此前从未当过主教练的斯蒂芬·塞拉斯成为球队新主帅,然后立马把9次入选NBA全明星的韦斯特布鲁克给交易了出去。就在所有人都在感叹他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时,斯通又做出了一个更大胆的动作,把队内的超级明星詹姆斯·哈登也给送走了。

打那之后,斯通就很少再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了,他和火箭也默默地开始了重建。不过,当2021年选秀大会的大幕拉开时,斯特带着火箭又再度回到了舞台的中央。因为他们手里握着榜眼签——这是火箭在2002年用状元签选中姚明之后,球队19年里顺位最高的一个选秀权。

“今年真的是非常好的一届选秀大会,我们将会得到一位非常非常具有天赋的球员,”斯通在选秀大会开始前说,“我向来不太喜欢把太多的期待都寄托在某位19岁的球员身上,但是我觉得在今年,不管我们最终选择了谁,那他肯定都是一位天赋过人的球员。而之后,就要看我们如何培养他了。”

就像斯通所说,2021年的选秀大会,被认为是近年来新秀质量最高的一届,非常有望成为一个“选秀大年”。从状元的热门候选人康宁汉姆,到已经在发展联盟磨练自己的贾伦·格林,还有新时代的长人埃文·莫布里,以及冈萨加大学的贾伦·萨格斯。这些名字说不定在几年后,就将成为NBA球迷讨论的热点,而手握榜眼签的火箭和斯通,有机会将他们中的一位招致麾下。

而且,在选秀大会结束之后,自由球员市场也将开启,这对于火箭和斯通来说,又是一个提升球队的绝佳机会。“我们现在需要重建球队,而我觉得如今的这个时机非常好,”斯通说,“如今的这个时间点,我们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未尝经历过,我们虽然已经迈出了不错的几步,但这远远不够。在我看来,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还不行,你得连续做出15个正确的决定,然后再加上一点运气。”

就像斯通所说,重建的球队,必须连续做出正确的决定,方能看到希望的曙光。而对他来说,选择新教练、交易韦少、交易哈登等几个决定,都还算不错的选择,接下来的挑战,就是选秀大会了。

说起来,斯通能走到火箭总经理这个位置,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克服苦难、迎接挑战的过程。最早在2005年成为火箭队的一员时,斯通的职务只是球队的法律顾问。不过在2008年,发现自己另外才能的斯通,加入到了球队的数据分析与工资帽管理部门,成为了一名分析师。再之后,他在2013年晋升成为球队的篮球运营副总裁。

从这样的晋升曲线中,可以看出斯通的不断“进化”。“我过去就是一名华尔街的律师,而且我觉得自己当时做得也挺好,”斯通说,“那份工作让我挣了不少钱。但我还是觉得现在的工作更有意思,因为我真的是非常喜欢篮球。所以当时我得到(来火箭的)机会时,我的目标就是尽可能地把握好这个机会。”

这样的热情,让斯通在篮球这个原本陌生的领域里,迅速地成长和成熟。2019年,他已经被提拔成为了火箭的篮球允许执行副总裁,让他成为球队管理层的二把手。这也是为什么在去年,当火箭管理层最高位置出现人员变动时,斯通会被球队老板费尔蒂塔提拔成为总经理。

现在回看去年斯通刚刚走马上任时,他面临的挑战着实不小。他首先要选择一位主教练,来取代刚刚离任的主教练迈克·德安东尼。但更棘手的问题还在后面,那就是詹姆斯·哈登和韦斯特布鲁克——火箭当时的两位球星都提出了交易申请。

“只要是对球队前进有利的事情,我都会愿意做。但如果情况并非如此,那我们更愿意等待一下,看看情况的发展,看看局面是否紧迫,”斯通说,“当时我们就是如此应对的,而结果也证明,我们做的很对。”

当地时间10月30日,在斯通正式掌管火箭大权后的两周,他选择了塞拉斯成为球队主帅。虽然没有过当主教练的经验,但塞拉斯已经在助教的岗位上奋战了多年,经验也同样丰富。加上他非洲裔美国人的肤色,塞拉斯在执教NBA球队上也有天然的优势。走马上任之前,塞拉斯就已经跟韦少和哈登这两位火箭球员取得了联系,希望能跟球队的两大核心搞好关系。但是,韦少在斯通的眼里已经不适合留在球队,于是在去年12月,斯通送走了韦少,换回了奇才的约翰·沃尔,以及一个2023年的首轮选秀权。

眼看球队里的“老熟人”走得七七八八,哈登也不想继续留在休斯顿。最终,今年1月,斯通做出了上任之后的第三个、也是最大的一个动作,通过一次四队大交易,他把哈登送去了篮网,然后换回了奥拉迪波、库鲁茨、3个未来的首轮选秀权,以及4个选秀权交换的权利。

据斯通介绍,在那次大交易之前,他跟哈登有过一次面对面的交流。而在聊了2个小时之后,双方达成了一致意见,然后交易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球队发展进程中的某些环节,让我觉得很困扰,我肯定他(哈登)也有类似的困扰,”斯通说,“当时我还是为自己当时的决定和做法感到高兴,我俩当时的那次交流也非常积极。我认为,他也是这样觉得的。”

但是,哈登的离开,也标志着火箭坠落的开始。作为菜鸟教练的塞拉斯,带领着没有韦少也没有哈登的火箭,连战连败,连败场次一度超过了20场。虽然塞拉斯内心也很苦闷,但是让他略感安慰的时,身为“菜鸟总经理”的斯通,还是会用各种方式,表达对塞拉斯的支持。

“他会明确地告诉我他在幕后都做了些什么,以及他为球队规划的前进方向,”塞拉斯说,“我俩会竭尽所能地工作,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环境。同时他也不断提醒我,要保持耐心,一切都要为球队着想。同时,他真的会把很多事情拿出来跟我做交流。”

在这样的思路指导下,斯通和塞拉斯一起为重建中的火箭,打好了坚实的地基。25岁的克里斯滕·伍德已经初露锋芒,上赛季场均可以得到21.0分和9.6个篮板;25岁的杰西恩·泰特,从一名2018年的落选秀,成长为上赛季最佳新秀阵容一阵的成员;还有斯通用一个二轮选秀权从骑士换来的小凯文·波特,加盟火箭26场,他就交出了场均16.6分和6.3次助攻的表现。

所以,虽然火箭上赛季只有17胜55负的糟糕战绩,但他们的未来并不灰暗。而且因为这个成绩,他们还在今年的选秀大会上,拿到了榜眼签。上面几位青年才俊,再加上火箭今年选中的这位乐透秀,火箭的再度腾飞,似乎已经被提上了日程。

“我们这支球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处在一个投资未来的绝佳位置上,所以,我觉得我们所有人都会期待着即将到来的全新挑战,”斯通说,“我们的目标是总冠军。”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