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选秀之——灰熊19号签的交易评级

author
0 minutes, 4 seconds Read

灰熊多付出一个首轮签来提升三个位次得到来自维克森林大学的前锋杰克-拉拉维亚有意义吗?

延续了2021-2022赛季NBA最佳管理层扎克·克莱曼的传统,灰熊将首轮22号和29号选秀权交易给了森林狼队换取首轮19号选秀权。正如Daily Memphian的Chris Herrington所指出的那样,除了在2019年用第二顺位签下贾·莫兰特外,孟菲斯在克莱曼任职下的每一个首轮签都是在向上交易之后选择的。

虽然去年对前锋宰伊尔·威廉姆斯和中锋桑迪·阿尔达马的交易还没有定论,但是灰熊向上交易的策略做得很好,他们在2019年选中全能型大个子布兰登-克拉克和2020年次轮泽维尔·蒂尔曼,并从2020年首轮选中的德斯蒙德-贝恩身上获得了巨大回报。

另一方面,森林狼无疑也乐于在交易中获得一个额外的首轮签仅仅付出顺位往后三个位次和一个未来的次轮签的代价。

除非灰熊队在交易中获得的未来次轮选秀权顺位在前几位,否则根据我的NBA选秀权交易价值表,灰熊将会从价值角度失去它。22号签和29号签球员在比赛中的产出高于薪水的总得分为1550分,而19号签球员的得分为1120分。

灰熊队已经表明,相比较将价值最大化,他们更关心的是他们得到的球员,这一策略对他们来说通常是有效的。另外孟菲斯的阵容让他们很适合做2换1的交易。在选秀夜,灰熊队已经有12名球员拥有合同,还有两个首轮球员和两个可能想要续约的能进轮换的自由球员(凯尔·安德森和泰厄斯·琼斯),在随后的交易中,他们用丹东尼·梅尔顿换来了23号签和受伤的侧翼丹尼·格林,而这只会加剧球队阵容空余位置的紧张。

在选秀的这个阶段,对一支球队来说,相信自己可以通过交易提升几个位置来提高选到心仪球员的机会是盲目乐观的。尽管孟菲斯灰熊队在2019年的向上交易中选中了克拉克,但在三年后的今天看来,波士顿凯尔特人队在同一选秀夜从第20顺位向下交易到了22顺位,却获得了更好的球员。在费城76人队向上交易选走马蒂斯·塞布尔后,拿下了格兰特·威廉姆斯。

从森林狼的角度来看,这笔交易做起来很容易。虽然明尼苏达向下交易了了三个顺位,但最终仍选中了ESPN的Jonathan Givony预测排名19顺位的奥本队中锋沃克·凯斯勒。假设森林狼本就打算无论如何都要选中凯斯勒,那等于他们在这次交易中免费将一个未来的次轮签换成了一个首轮签。

随后,森林狼又打包了未来的几个次轮签和29号签向上交易得到了26号签,并选中了杜克大学的前锋小温德尔-摩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