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岛更动听 这档年度音乐盛事开启全国选歌大幕

author
0 minutes, 3 seconds Read

2022“青岛最动听”原创音乐扶持计划5月份正式启动全国报名,7月底之前,全国原创音乐人及原创乐队都可以通过官方公号渠道报名。对于青岛来说,这档赛事自2019年创立伊始,就极大提振了城市原创音乐氛围。今年的“青岛最动听”从赛制、推广方式上都有了重大变化,赛事执行方青岛音体广播的主持人、音乐人林非介绍,今年他们与全国30多家电台组成了“中国城市电台海量原创音乐联盟”,一方面发掘各个城市的优秀音乐人,另一方面在更大平台上推广“青岛最动听”遴选的作品,在全国平台上公开竞争,以人气流量直观衡量歌曲热度。

回顾三届“青岛最动听”,从组织者到参赛者无不深刻体会到青岛原创音乐发生的变化:原创音乐人已经从“中生代崛起”变成了“00后挑大梁”,音乐风格已经从摇滚、流行变幻到了爵士、电子,音乐产业链条也延伸至Livehouse、民谣吧、音乐节舞台,不仅为青岛挖掘具有符号意义、联想绑定的音乐作品,还对音乐产业的发展提出了一个“青岛方案”。今年的“青岛最动听”,仍然期待每个青岛乐迷的倾听、参与、在线支持。

新一季“青岛最动听”启动,对于历届获奖者、青岛优秀原创音乐人来说也是年度盛事。歌手许楠去年荣获原创歌曲奖银奖,他所在的星爵乐团赢得了原创乐队组铜奖,今年他非常期待再次登上“青岛最动听”的舞台,既参加歌手比赛也参与乐队大赛。获奖后的许楠工作邀约不断,除了驻唱外还接到了湖南卫视、山东综艺的节目邀约,影响力不断扩大,“我的音乐风格主要是民谣、布鲁斯和简单的摇滚乐之类。获奖后我的创作更有心得、下手更有胆量了,更有底气把原创作品拿出来。”随着原创曲目的累计,许楠个人作品EP创作已经在顺利推进中。

蝉联两届“原创乐队金奖”的谜因乐队尚未确定今年是否参赛,队长徐帅正忙于一档大型说唱综艺的音乐制作,同时手里还有电影音乐的工作,“我们参加了两届比赛,过程很开心。‘青岛最动听’的包容性很强,就像我们去年承诺的一样,我们要做青岛从未呈现的音乐内容和形式。我们的音乐以电子音乐为主,融合了古典、歌剧等多重音乐色彩。今年如果我们还要参加的话,会更换新的音乐风格,因为比赛的意义就在于让音乐不断更新,增加青岛原创音乐的可能性,哪怕暂时不被接受。”

音乐厂牌“赢风音乐”旗下两位歌手去年也在“青岛最动听”获得佳绩,两首原创歌曲《Welcome to 青岛》《关于青岛的记忆》分别获得原创歌曲金奖、原创乐队银奖。作为从青岛走出的音乐人,“赢风音乐”创始人苟瀚中从城市音乐文化的高度理解“青岛最动听”的意义,“无论是本土音乐人,还是外地音乐人,都要以青岛为主题为核心做音乐作品,相当于为青岛征集优秀歌曲。像是《Welcome to 青岛》《关于青岛的记忆》这两首歌,它们写的是跟青岛有关的故事,争取用一首歌影响一座城。到目前为止,成都春熙路小酒馆还是有人拍照打卡,总有人冲着《成都》这首歌去成都小酒馆。我们应该把青岛美景和风土人情通过音乐征集展现出来,比如在抖音上有一首热门单曲《青岛青岛》,那句‘青岛青岛,我把你寻找’传唱一时,这首歌背景其实是一位东北男生来青岛找他的女朋友,却引发了很多人对青岛的向往。”

2022“青岛最动听”赛制有了全新变化,全国30多家城市电台组建了“中国城市电台海量原创音乐联盟”,一方面从各地遴选优秀音乐人参赛,另一方面把“青岛最动听”的佳作推广给全国歌迷。这一举动让人联想起广播黄金时代的音乐推广力度。作为三届“青岛最动听”的参与者,主持《915青岛最动听》的青岛音体广播DJ林非有着切身体会,“非常明显,青岛创作的音乐人越来越多了,作品也越来越多了。很多音乐人多年不搞创作,因为有了平台、有了大赛,他们重新焕发积极性再回来搞音乐创作,这是显而易见的影响。三届扶持计划做下来,大家开始关注本土文化和音乐,通过音乐来传情达意,表达对城市的热爱。”林非近期也忙于30多家电台的协调工作,“这档节目暂定名‘中国海量原创音乐榜’,目前32家成员台覆盖全国各地,南方有深圳、广州、成都,北方有太原、乌鲁木齐、包头、呼和浩特,山东地方电台更是一呼百应,大家正在积极发掘当地乐队和音乐人,真正把广播的优势发挥出来。”

在往届歌手看来,“青岛最动听”赛制的侧重、对获奖作品的推广也是它的重点内容。有歌手建议,随着赛事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对单项奖的设定也应该逐步放开,可以尝试设置类似“最佳唱功”“最佳作曲”“最佳编配”乃至“最佳吉他手”“最佳鼓手”等奖项。也有获奖者认为,后续巡演也是对获奖者一个极大的促进,尤其应该走进Livehouse、音乐节或者设置街头演出专场,将原创音乐推介给更多歌迷。在林非看来,“青岛最动听”一方面促进了岛城民谣吧、音乐吧和Livehouse行业的兴盛,另一方面把年轻音乐人真正带到了青岛歌迷眼前。“我们刚录制了一个《青岛最动听》宣传曲的新版本,找了30多组音乐人和乐队参与录制,大家从视频里可以看出来,他们大多是年轻音乐人,是青岛原创音乐发展的希望。这一批90后、00后音乐人蛮有潜质,充满生机、活力。可以说,青岛本地年轻一代对音乐非常有热情,对未来充满希望和信念。”

随着音乐平台成为歌迷听歌首选,音乐人的收益、音乐版权的开发也成为每个音乐人要面对的问题。尤其短视频平台常常对音乐截取15秒进行创作,一方面让人抱怨歌的旋律千篇一律,另一方面又对歌曲的“全貌”非常陌生。歌手如何从源头对自己的作品进行保护?“青岛最动听”今年推出了“数字音乐藏品”概念,对歌曲的版权开发、收藏交易提出了全新的思路,也为华语音乐产业发展探索了一条新路。从半决赛开始,入选歌曲和乐队就可以进行确权工作,确定这首歌的著作权、版权所属,对作品起到版权保护的作用。业内人士分析,原创单曲以“数字音乐藏品”的方式推广,歌迷不仅能收藏、交易,还能实现实名投票等功能,同时聚集了歌迷群体,在比赛阶段就为歌手组建了歌迷群体,这一创新也是“青岛最动听”为整个华语乐坛迈出的先行探索。

以往原创音乐大赛往往以演唱会、巡演为终点,而在NFT概念大行其道的当下,原创音乐大赛重要的后续已经变成了版权开发、作品“收藏”。苟瀚中分析,词曲作者和音乐唱作人才是当下音乐公司的重要财富,“现在已经过了只会唱歌的年代了,音乐人必须会创作。回顾以往,外界对歌手的要求从‘会唱’升级到‘会唱还要长得好看’再到‘会唱、好看还要会写’,一步步进阶。这种情况下,音乐公司都积极招揽音乐人才,行情未来看好。”从收聚好作品、培育新人、打造海量平台到数字音乐藏品开发,“青岛最动听”构建的音乐产业链条正在应时更新、持续绵延。(青岛日报/观海新闻首席记者 米荆玉/文 王雷/图)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